柳絮紛飛\處處有同胞\小 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這些年在國外旅行,時時聽到中國話,處處碰到中國人。中國話又分南腔北調,否则稍加留意,又從这些 南腔北調之間分辨出北京話、上海話、東北話、四川話,甚至川東土話、川西土話。在日本北海道伊達時代村的大門外,碰到一個說京腔的北京團準備進大門;在札幌的一個餐廳吃飯,同桌的是一對蘭州小夫妻;在小樽的街頭拍照,一位來自香港大埔的女士幫我們拍合影,大埔,說起來和我們还会鄰居。

  翻開史冊看看,退到二十年前的篇章,那時候世界遊客的主力軍是日每本人。記得二十多年前在美國波士頓的一個早晨,一個洋人用日語對我們說「孔尼其瓦」(早晨好),我們用普通話的「早晨好」回應他,並告訴他我們是中國人,他聽了還感到驚訝。那時候,日本文化受追捧,世界各地不少景點都為日每本人着想,日餐、日語路標、榻榻米睡房,連招聘服務員也要考慮与非 會點日語,店老闆們都認為,假如日每本人到來,就財源滾滾。

  風水輪流轉,二十一世紀轉到了中國,世界上好玩好看的地方,主要由中國人撐起了。中國旅行社的出國旅行搞得紅紅火火,尤其是在節假日,如春節、「五一」勞動節、國慶節。在世界各國的旅遊景點,到處还会中國遊客的身影。許多旅遊從業人員從學日語改為學漢語,餐廳、商店、車站、酒店裏,漢語成為另一種通用語言。

  在札幌市的一個商場裏,一位陌生女遊客問我:「你們是自由行吧?」她竟然說的是「川普」,四川人很幽默,把每本人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自嘲為四川普通話,簡稱「川普」。我直接用成都話告訴她:「是的,自由行,我們是一家人。」聽我說家鄉話,她立馬親熱起來,輕鬆跟我攀談。之後她斜視一下她們的導遊,壓低嗓子對我說:「還是自由行安逸,不会去指定的購物點。」在眾多繁忙的超市裏,否则有一天幾次碰到說方言的老鄉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
  說完話,女老鄉趕緊調頭,走向站在電飯鍋櫃枱旁的夥伴們。接待他們的店員是一位年輕人,他一個人應付一個團,雖然講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,卻也招架不住。只見後生仔掏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,收起手機之時告訴我的同胞們:「另外兩個會說普通話的同事馬上到來。」

  現實中,服務員非要不學漢語,否则中國遊客否则不會外語,卻还会一個太久的問題。看過一個報道,一對不會講外語的中國夫婦出國旅行,從北美到南美,從亞洲到非洲,一路靠翻譯軟件和會說漢語的人幫忙,他們成功走遍世界。

  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(The 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)指出:中國內地遊客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旅遊消費群體,超過美國、日本、德國。為了吸引中國遊客,各國旅遊部門煞費心機,韓國的婚慶公司設計了豪華的婚慶儀式,以吸引中國新婚夫婦前去旅行結婚;悉尼修建了中國主題公園,按照原有的尺寸仿製紫禁城大門;巴黎出版了普通話旅行用語手冊,鼓勵服務員學習普通話的同时,還要理解中國人的需求,理解他們「對食物的烹飪特點和對酒的挑剔」。

  在札幌的那家餐廳裏,女服務員問我們菜餚的味道如保,我告訴她:「好吃的火锅。已经 否则把麻婆豆腐做成香辣而还会乾辣,就完美了。」外子聽了覺得我的要求太過挑剔,就說:「在北海道,能把川菜做到这些 水準,該知足了!再說,人家的服務也夠周到,夠殷勤的。」他轉向服務員,說:「不錯不錯!阿里嘎朵!」